朗声道我独立团于长城一战先全歼日寇第四旅团

作者: admin 分类: 亿乐彩平台娱乐 发布时间: 2018-08-31 23:28
“默哀毕。”刘浪抬起头,朗声道:“我独立团于长城一战,先全歼日寇第四旅团,继而在友军配合下击溃日寇第八师团,毙敌2万余,获取中华民国建国以来抵御外寇作战中最大一次胜利。但,胜利,不是靠嘴皮子说出来的,靠的是战士们的牺牲。
 
    我身后的这座墓园,就是最好的证明,没有他们的牺牲,就没有这次举国振奋的胜利。
 
    可是,牺牲意味着一个母亲失去了儿子,一个妻子失去了丈夫,一个孩子失去了父亲。中午的时候,看着家属们抱着烈士们的灵柩嚎啕大哭,他们中有老人,有妇人,有孩童,我的心比谁都痛。因为,他们也同样是我的弟兄,一个训练场上训练,一个锅里吃饭,一个战壕里打仗的生死弟兄。
 
    我独立团走出这个大门踏上战场2500人,最终能自己走回来的,不过00多人,还有很多人没了腿没了胳膊没了双眼,他们再也不能拿枪踏上战场。
 
    做为独立团最高长官,我的心和他们的亲人们一样,悲痛至极。
 
    可是,难道因为悲痛,我们就会远离战场吗?不,我会大声的告诉你们,告诉你们每个人,绝不。因为,我和我的兄弟们,不仅仅只是儿子是丈夫是父亲,我们还是中国人,当日寇再次举起他们的屠刀对准我们的民族的时候,我们依旧还会义无反顾的背上我们的枪踏上和日寇战斗的战场。
 
    如果,我们怕自己家人的悲痛而不敢踏上战场,那日寇的屠刀指向我们和家人的时候,谁来替你我抵挡?没有,当每个人都选择后退的时候,那就再无一人守护这个国家,守护这个民族。我们只有前进,迎着日寇的刀锋前进,哪怕牺牲,哪怕再也不能摸摸孩子的小脸。”
 
    “前进,前进,前进。”士兵们被刘浪的一番话感染,纷纷扬起手臂,高呼起来。
 
    站在人群中的叶企孙和他的学生们,亦高高扬起手臂,热泪盈眶的高呼。
 
    王县长和詹成芳也高高的举起手臂和身边的老百姓一样齐声高呼。
 
    这也可能是两个当了多年官僚的老油条第一次这样失态,和他们向来瞧不起的泥腿子们一起振臂高呼着。
 
    “是的,大半年以前,他们还是黑龙山的土匪,黑龙山一战之后他们成了我独立团的战俘,也许是为了恕罪,也许是为了家人,也许是为了活命,他们加入了我独立团敢死连,成为我独立团的一员。
 
    你们也许会想,我为何说的不是他,是他们,因为,那个灵柩里,装着的不是一个人,是七个人。
 
    是的,古山一战,敢死连206人困守古山,抵挡了日寇两千余人的轮番进攻,毙杀日寇七百余人,但在日寇数十门重炮的轰击下,己身亦弹尽粮绝,工事尽毁,迫不得已之下,二十八人携带三十四名重伤员退入坑道,但为了能最大限度的杀伤日寇,在连长周石屿的率领下,七名伤兵承担了阻敌的任务。
 
    说是阻敌,亦是诱敌。我至今还记得敢死连给我发的最后一封由周石屿连长口述的电文:向我方阵地开炮。是的,在那个傍晚,我独立团炮兵连第一次全力开炮,但我军的炮弹,不是炸向敌军的阵地,而是炸向我的士兵。因为那里,除了我方人,还有数百已经冲入我军阵地的日寇。名勇士,用向我开炮的精神彰显着中华民族的不屈。
 
    正如柳雪原记者写的那样,那天的傍晚,是我看过的最璀璨的烟火,那烟火,是名敢死连勇士永存世间的精神之光。数百名日寇,在我方炮火之下尽数化为灰烬,而我方名勇士,除周石屿连长侥幸生还,其余七人全数牺牲。
 
    战后,我独立团组织人手收敛战士遗体,独独无法找全他们七人的,他们的血肉早已和他们战斗过的阵地,和我中华大地融为一体,再难分彼此。
 
    我们只能将沾染着他们血肉的泥土于古山阵地上建起一座英雄冢,并将其中一小部分带回独立团烈士陵园以做怀念。”
 
 第620章 墓碑前的军旗(第3更,求订阅求月票)
 
    随着刘浪颇具穿透力的金石之音的缓慢诉说,人群中有人已经压抑不住自己的悲痛,“嘤嘤”啜泣起来
 
    “他们,用自己的牺牲洗刷了他们曾经烙印在他们身上的耻辱,我命令,敢死连206人除去战死的160人,剩下所有活着的官兵,出列”刘浪突然拔高嗓门吼道
 
    “是”由伤愈的周石屿率领,二十八名手脚健全的官兵和带着残疾的十七人从队列中站出来,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方排成两队
 
    “我宣布,从今天起,你们自由了,你们可以去你们想要去的任何地方,已经战死的官兵,将全额按照独立团抚恤补贴,你们也一样,所有补贴都和其他官兵一样,领完之后,戴上你们的勋章,带着你们的亲人去你们想去的任何地方,去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刘浪说道
 
    敢死连自周石屿以下,集体呆若木鸡
 
    他们谁也没想到刘浪会这样说,虽然对于他们其中大部分人来说,这曾经是他们的梦想,当兵立功,就可以离开
 
    可是,当这个梦想来临的时候,他们竟然生出一种惶恐,仿佛一名要被遗弃的孩子
 
    周石屿脸色微微一白,却没向刘浪请求什么,而是缓缓转过头,面向自己敢死连仅存的四十五名官兵
 
    “弟兄们,团座长官已经兑现了他的承诺,那亦是我在诸位入我敢死连之前对你们说过的,只要立下大功,就可以既往不咎离开独立团,现在,愿意离开的,向前一步走”
 
    半响,没有一个人挪动脚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