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投向山路的另一头翘首以盼着出征战士们的

作者: admin 分类: 亿乐彩平台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8-31 23:24
 一名在战场上杀敌无数的上校长官,就这样和他的一帮负责留守的下属们,在夕阳西沉的黄昏,行着军礼默然相望,泪水在他们坚硬如铁的脸上滑落,夕阳的余晖照在其上,闪烁着点点光泽。
 
    小洋妞儿在多年以后的自传中这样形容刘浪给她留下的这个最令她心动的时刻。
 
    他,曾是我眼中最勇猛的骑士,凶残的日本武士在他近乎狂猛的武技下节节败退;他,曾是我眼中最热血同时也是最冷酷的军人,被屠杀的同族,他追杀数百里用数以倍计的敌人的生命用以祭奠,东方古国的残酷京观令人毛骨悚然;他,也曾是我眼中最狡猾最智慧的商人,他不仅成功的使罗斯家族成为他领导下的商业集团的附庸,还成功的让罗斯家的公主丢失了自己的心;但这一切,都在这个夕阳西下的初夏,被我自己推翻。
 
    这样一个坚强的男人,在遇见另一群同样坚硬的如石头一般的男人,竟然在一个简单的军礼之后,哭了。他是因为遇见友人而激动吗?不,我知道,他是因为怀念,怀念那些沉睡再也不能醒来的战士们。
 
    是的,在夕阳的光照在他泪光闪闪的双眼的时候,我,罗斯拆尔德。劳拉的心前所未有的柔软,很想将他抱在怀里,告诉他,每一个自由而战死的战士,都会重新回归上帝的怀抱,他们将成为东方这片神秘国度天空中最璀璨的星辰。他们,都会为自己感到骄傲和自豪,为有他这样一个长官而感到欣慰。
 
    “礼毕。”刘浪突然笑了,狠狠的笑了,将自己的毡帽扔到空中,“我们胜利了。”
 
    “胜利,胜利,胜利。”战士们流着泪学着自己长官的样子,将军帽抛在空中纵情呼喊着。
 
    “叶教授你见笑了,一路辛苦。”刘浪首先走向欢迎人群中的叶企孙。
 
    “刘团长,虽一直无缘得见贵军英貌,但今日于这官兵一礼之间,老叶尽窥矣,得如此一强军,实为我中华民国之幸,我中华民族之幸。”叶企孙握着刘浪的手感叹道。
 
    “中华民族之幸,绝不仅仅为独立团之区区数千人,而是因为千千万万矢志为中华民族崛起而努力抗争的人,就如现在,如果没有叶教授和您这样的科学家造出枪炮弹药,我军又如何和日寇决一死战?您说是也不是?”刘浪认真的说道。
 
    “哈哈,刘团长时时刻刻不忘将我老叶的军那!既然你刘团长和战士们连命都可以不要了,我老叶又怎敢藏着掖着,无他,鞠躬尽瘁而已。”叶企孙不由大笑起来。
 
    刘浪心潮澎湃,也许在这一刻,老叶同志才算是没有仅仅只把独立团基地当成一个教学实习基地来看,一个科学巨匠如果爆发出他的全部能量,无疑是可怕的,尤其是他还带着一帮未来的科学精英们的时候。
 
    也只有这样的他们,才能完美的实现刘浪给出的来自未来已经全部实现的创意,不用领先太多,只要二十年,独立团设计出来的黑科技就能打得小鬼子满地找牙,刘浪有这个自信,哪怕在未来,共和国军工的智慧都让共和国在强敌如林的世界里拥有了一席之地。
 
    没有欢迎晚宴,因为,无论是欢庆还是祭奠,是需要人都归来的时候。
 
    由唐永明率领的独立团大军,将于明日清晨抵达,现在,他们已经夜宿在距离独立团基地不过三十里的地方。
 
    清晨五点,天色还是一片漆黑,刘浪就已经穿上常礼服,等候在独立团基地大门口。
 
    他的两侧,站着梁文忠和留守基地的五百士兵,原本是一百二十名士兵和三百八十名壮丁身份的民兵,在昨夜刘浪归来一道军令过后,三百八十名民兵皆转为现役上二等兵军衔,现在,他们亦是独立团士兵。
 
    无论是刘浪还是士兵,右臂上皆戴着白色袖箍,五百官兵排列的整整齐齐的队列分列于道路的两旁。
 
    刘浪的背后,是近三千穿着普通服饰至少有一半头缠着白色麻布的百姓。他们,都是独立团在广元各地招募新兵的家属,早在数日之前,梁文忠就已经遵照刘浪先前的命令,将他们尽数接到了独立团基地。
 
    他们,要在这个清晨迎接他们的亲人子弟回归,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
 
    迎接的人群,还远不止这些。
 
    不远的山坡上,站着一群头上尽缠白布的女人和孩子,他们是敢死连的家属,敢死连古山一战当场战死144人,最终受重伤不治者十六人,共殁160人,206人的敢死连成为独立团战死人数最多的连,尤其是在这个春末夏初的时节,已经跃出山顶的红日被淡淡的薄雾挡住,散发出微微的光,一点儿也不刺眼。
 
    无论是笔直站立的军人们,还是路边静静等候的百姓们,俱都安静的站着,目光投向山路的另一头,翘首以盼着出征战士们的归来。
 
    “来了,来了。”站在山路拐角处的百姓们高声呼喊起来。
 
    家属们不由都躁动起来。
 
    未几,一队士兵从山的那一边沿着山路排列着整齐的队列缓缓走了过来。
 
    队伍,很长,排了足足数百米,两人一列,缓缓的走了过来。
 
    但站在路边准备敲响锣鼓欢迎出征将士归来的百姓们却愣住了,那是怎样的一队士兵啊!
 
    他们有的,拄着拐,有的空着袖筒,有的,被绷带缠着双眼,手被身边的士兵紧紧握着,还有几个,甚至是被两个士兵用担架抬着。但无论是谁,他们都有同一个特征,他们的胸前,都挂着一个被白色麻布包着的盒子,紧紧贴在他们胸前,被他们用一只手搂着。
 
    他们,是独立团伤兵,他们本可以坐在马车上回到独立团,但他们却集体在五里外走下了马车,默默列队站好,只因为,他们要带着士兵的尊严,带兄弟回家。那些躺在小盒子里的兄弟们,在数月前就是这样列队走出了驻地走向了战场,那么,送他们回来,也要这样昂首挺胸的走回来。
 
    而之所以他们要排在最前面,那是因为,独立团官兵们一致认为,他们才是最应该享受排名第一荣耀的人。无论在那支部队,排在第一的,就是最英雄的部队。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